yabo亚洲



  亲建制派(英文:Pro-Beijing Camp、Pro-Establishment Camp),简称建制派,是香港的政治派系,包括民建联、自由党、新民党、经民联、工联会、劳联等。

yabo亚洲

  2011年,叶刘淑仪与史泰祖及田北辰创立新民党,以中产及专业界别选民为对象。近年来,愈来愈多“独立”的建制派人士参选立法会,但被指获中联办支持。2011年香港区议会选举,建制派“大获全胜”,全取十八区议会的控制权。

  因民建联主席马力逝世而出缺的2007年港岛区补选由因推销二十三条而下台的前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对撼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虽然叶刘淑仪落败,但她在2008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中成功当选。2008年立法会选举,建制派直选减少一席,但凭功能组别继续控制议会。

  2003年七一游行,超过五十万名香港市民上街反对二十三条立法以及各种市民认为的施政失误,时任自由党主席田北俊辞去行政会议成员以反对立法,其后工商界功能组别议员跟随自由党改变立场,在失去立法会多数支持下,政府最终撤回方案,而自由党在2004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中成功取回直选议席。

  2011年,叶刘淑仪与史泰祖及田北辰创立新民党,以中产及专业界别选民为对象。近年来,愈来愈多“独立”的建制派人士参选立法会,但被指获中联办支持。2011年香港区议会选举,建制派“大获全胜”,全取十八区议会的控制权。

  2011年,叶刘淑仪与史泰祖及田北辰创立新民党,以中产及专业界别选民为对象。近年来,愈来愈多“独立”的建制派人士参选立法会,但被指获中联办支持。2011年香港区议会选举,建制派“大获全胜”,全取十八区议会的控制权。

  2003年七一游行,超过五十万名香港市民上街反对二十三条立法以及各种市民认为的施政失误,时任自由党主席田北俊辞去行政会议成员以反对立法,其后工商界功能组别议员跟随自由党改变立场,在失去立法会多数支持下,政府最终撤回方案,而自由党在2004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中成功取回直选议席。

  2011年,叶刘淑仪与史泰祖及田北辰创立新民党,以中产及专业界别选民为对象。近年来,愈来愈多“独立”的建制派人士参选立法会,但被指获中联办支持。2011年香港区议会选举,建制派“大获全胜”,全取十八区议会的控制权。

  七一游行后,民建联在2003年香港区议会选举惨败,但在2004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取得10席,2007年香港区议会选举中,共得117席大胜,民建联从此坐大,成为建制派第一大党。

  2003年七一游行,超过五十万名香港市民上街反对二十三条立法以及各种市民认为的施政失误,时任自由党主席田北俊辞去行政会议成员以反对立法,其后工商界功能组别议员跟随自由党改变立场,在失去立法会多数支持下,政府最终撤回方案,而自由党在2004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中成功取回直选议席。

  2012年香港立法会选举,虽然总得票仍不及泛民主派,但直选议席比例由11:19变为17:18,取得五个新增地方直选议席,连同大幅占优的传统功能组别议席,维持对议会的控制权。近年民建联坐大,在区议会和立法会均坐拥最多议席,行政会议、局长、副局长及政治助理均有其成员,因而成为泛民主派的最大对手。

  七一游行后,民建联在2003年香港区议会选举惨败,但在2004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取得10席,2007年香港区议会选举中,共得117席大胜,民建联从此坐大,成为建制派第一大党。

  2012年香港立法会选举,虽然总得票仍不及泛民主派,但直选议席比例由11:19变为17:18,取得五个新增地方直选议席,连同大幅占优的传统功能组别议席,维持对议会的控制权。近年民建联坐大,在区议会和立法会均坐拥最多议席,行政会议、局长、副局长及政治助理均有其成员,因而成为泛民主派的最大对手。

  七一游行后,民建联在2003年香港区议会选举惨败,但在2004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取得10席,2007年香港区议会选举中,共得117席大胜,民建联从此坐大,成为建制派第一大党。

  2011年,叶刘淑仪与史泰祖及田北辰创立新民党,以中产及专业界别选民为对象。近年来,愈来愈多“独立”的建制派人士参选立法会,但被指获中联办支持。2011年香港区议会选举,建制派“大获全胜”,全取十八区议会的控制权。

  因民建联主席马力逝世而出缺的2007年港岛区补选由因推销二十三条而下台的前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对撼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虽然叶刘淑仪落败,但她在2008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中成功当选。2008年立法会选举,建制派直选减少一席,但凭功能组别继续控制议会。

  2011年,叶刘淑仪与史泰祖及田北辰创立新民党,以中产及专业界别选民为对象。近年来,愈来愈多“独立”的建制派人士参选立法会,但被指获中联办支持。2011年香港区议会选举,建制派“大获全胜”,全取十八区议会的控制权。

  七一游行后,民建联在2003年香港区议会选举惨败,但在2004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取得10席,2007年香港区议会选举中,共得117席大胜,民建联从此坐大,成为建制派第一大党。

  2003年七一游行,超过五十万名香港市民上街反对二十三条立法以及各种市民认为的施政失误,时任自由党主席田北俊辞去行政会议成员以反对立法,其后工商界功能组别议员跟随自由党改变立场,在失去立法会多数支持下,政府最终撤回方案,而自由党在2004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中成功取回直选议席。

  七一游行后,民建联在2003年香港区议会选举惨败,但在2004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取得10席,2007年香港区议会选举中,共得117席大胜,民建联从此坐大,成为建制派第一大党。

  2012年香港立法会选举,虽然总得票仍不及泛民主派,但直选议席比例由11:19变为17:18,取得五个新增地方直选议席,连同大幅占优的传统功能组别议席,维持对议会的控制权。近年民建联坐大,在区议会和立法会均坐拥最多议席,行政会议、局长、副局长及政治助理均有其成员,因而成为泛民主派的最大对手。

  2012年香港立法会选举,虽然总得票仍不及泛民主派,但直选议席比例由11:19变为17:18,取得五个新增地方直选议席,连同大幅占优的传统功能组别议席,维持对议会的控制权。近年民建联坐大,在区议会和立法会均坐拥最多议席,行政会议、局长、副局长及政治助理均有其成员,因而成为泛民主派的最大对手。

  2012年香港立法会选举,虽然总得票仍不及泛民主派,但直选议席比例由11:19变为17:18,取得五个新增地方直选议席,连同大幅占优的传统功能组别议席,维持对议会的控制权。近年民建联坐大,在区议会和立法会均坐拥最多议席,行政会议、局长、副局长及政治助理均有其成员,因而成为泛民主派的最大对手。

  因民建联主席马力逝世而出缺的2007年港岛区补选由因推销二十三条而下台的前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对撼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虽然叶刘淑仪落败,但她在2008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中成功当选。2008年立法会选举,建制派直选减少一席,但凭功能组别继续控制议会。

  2011年,叶刘淑仪与史泰祖及田北辰创立新民党,以中产及专业界别选民为对象。近年来,愈来愈多“独立”的建制派人士参选立法会,但被指获中联办支持。2011年香港区议会选举,建制派“大获全胜”,全取十八区议会的控制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